《阴阳师台服》【其他】阴阳师小说同人~~9楼最终回

来源:巴哈姆特/编辑:apoptc130 (索克薩滿)/时间:2020-01-14 17:59:19

在手机上看

扫一扫进入手机端

类型:角色扮演 语言:简体中文

扫一扫下载游戏
apoptc130 (索克萨满) #1 2017-05-03 18:31:44
最近开始玩阴阳师了,觉得裏头真的有很多故事内容可以脑补(误
决定来写写同人小说来脑补一下XD。
预计会有5篇吧,预计XD
--------------------------------------------------------------------------------------------------------------
风中带有夏季独特的气味,尤其是刚下过雨的午后更显得清新。

走廊的栏杆上趴着三个因下雨打溼了球场而不能出去玩的高中生。

「阿——讨厌拉,为什幺要在午休的时候下雨阿,这样怎幺打球阿!」

充满活力的岩谷率先抱怨了起来。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谁叫现在是雨季呢。」

班上最具有知性感的白石这样解答着。

「嘛,就玩手机代替一下吧!最近出了一款阴阳师手机游戏,超讚的你们知道吗?」

带着眼镜的电玩通天马这样说道。

「阿?不会又是免洗的手机游戏吧?」

「嘿嘿嘿—这可是一款超精美日式画风,还请了钉宫理惠跟水树奈奈等大名鼎鼎的声优配CV的手游唷!」

「不仅如此,故事主题还是身在平安京时代充满鬼怪奇幻事件的阴阳师!要透过培养强大的式神来战斗......」

「又来了,天马只要一讲到关于游戏的主题就停不下来了,真没办法呢。」

岩谷无奈的耸了耸肩。

「裏头还有一位超漂亮的大姊姊唷!而且超强的,我超想要抽到她的!」

「好了,天马我们已经感受的你的热情了,快告诉我要下载哪一个吧。」

「真是稀奇阿,白石居然会跟我们一起玩手机游戏!?」

「刚好对这类的主题有一点兴趣拉,不说这个啦,现在这个就是刷首抽吗?」

「没错,不过这个游戏要抽得SR级式神的机率很低,更何况SSR比SR更难抽到......」

「阿,可恶,只是张R卡。重刷重刷。」

「咦!SSR耶,名子叫?妖...刀...姬—」   「「!?」」

天马与岩谷就像梅吉得神一样盯着白石看。

「岩谷殿,看来我们之中出了一个叛徒呢。」

「天马,我已经準备好火把了,随时可以上场了。」

「等等,你们两个怎幺了?你们笑得好奇怪啊,等等,为什幺要一直靠近我啊?」

「真是的,所以说你们这些欧洲人就是欠烧。明明我都没抽到呢,哼哼哼。」

天马一边嘟着嘴,一边轮流跟岩谷用力地拍着白石的背。

「你小子真有你的,不然你帮我抽抽看好了。」

「真是的,哪有那幺夸张阿,咦,不是吧!?又是SSR...」「「喔喔!?」」

系统讯息:恭喜你获得SSR级式神—小鹿男。

「哇,居然真的抽出SSR来了,天马这只强吗?」

「岩谷殿,这只单看颜值的话或许是最强的呢...」

「单看颜值?阿,所以意思是...」

「没错,除了颜值之外满满的残念男,最废的SSR没有之一。」

「这种感觉真是太微妙了,到底要不要重刷呢。」

「那个...我决定重刷了。」

「白石你说了甚幺?你要重刷?」

天马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白石。

「因为我觉得只有我抽到SSR太不公平了,比起强度,我更想跟你们一起玩一起努力过关。」    白石灿烂的边笑边说着。

天马眼角泛着泪光说

「白石你...你是白癡吗,既然都要删掉为什幺不给我啊!!!你这个白癡欧洲人!!!」

「哈哈哈,我也想跟你们一起一步一步努力打拼的感觉,好!我也删掉SSR。」

「小鹿男根本没差好吗!我最想要的妖刀姬阿——」

天马用像ORZ的姿势跪在地上痛哭,看到这画面,岩谷跟白石对视之后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在夕阳的照耀下,三人各自抱着思绪走在回家的路上。

「果然还是想要一个好一点的首抽呢,晚上有空再来刷几次好了!」

「阴阳师阿,不知道剧情跟书上的差多少呢?」

「阿——妖刀姬阿,可恶阿,我好想要阿!!无论如何我都想要阿!!」

「汝的愿望我听到了,就让我来帮你实现这个愿望吧—」

一道奇怪的声音在天马耳边响起,明明周围没有人却还是听到这声音。

「汝不认为现这是个合算的交易吗?—」

声音再度响起。

「这是甚幺情况阿!?—」

天马头也不回地跑开了现场,但是手机却不小心掉了。

幸好之后手机被警察送回了天马的住家。

「这是怎幺回事!?为什幺我的游戏被重刷成首抽是妖刀姬了?」

这样看来下午的声音也不是甚幺奇怪的事情嘛,说不定只是福神在跟自己讲话吧。

天马兴高采烈的跟两个好麻吉传LINE讲了下午的事情跟自己终于有妖刀姬了。

在心满意足的玩过游戏后,天马也就睡了。

不过在桌上的手机银幕却一瞬间显示了奇怪的图案,像是一个剪影一样。

「汝的愿望我达成了,现在就换汝达成我的愿望了吧?我很期待呢。」

留下这句没人听到的话之后手机再度陷入黑屏。
--------------------------------------------------------------------------------------------------------------

后记:大家觉得是最后神祕的声音本体是谁呢?~~~不过猜对的没有奖励XD

看较旧的 1 则留言

哈士奇: 05-04 11:49

有奖励我才要猜www

索克萨满: 05-04 13:59

叭叭,猜错了~请再加油!

索克萨满: 05-04 14:00

奖励是小鹿男超绝大发生要不要XD?

dune1202 (谦刃~) #2 2017-05-03 23:46:10
现在的SSR真的有比较好刷了吗? 我还是非洲人啊!!

看较旧的 2 则留言

索克萨满: 05-04 00:45

最近有公开SSR机率,不过1%阿………非洲的我觉得无缘

粉光sea food: 05-04 11:26

我也是属于刷不太到的人...所以完全不去想机率不机率了!

索克萨满: 05-04 13:58

玩下去就会自然来了~~~大概XD

jason841210 (随便) #3 2017-05-04 00:03:49
欧洲人就该烧啊!!
不过小说建议多一点描述而不是都对话,这比较像剧本文。
还有连续太多句都没描述说现在说话的人是谁,会让人有些混乱XD
索克萨满: 05-04 00:46

感谢建议!!其实我是模仿最近看的轻小说的写法,看来文笔方面还有待改良orz

索克萨满: 05-04 00:47

想说角色性格比较鲜明的话就可以省略说话人的称谓了OxO,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apoptc130 (索克萨满) #4 2017-05-09 22:45:46
感谢大家之前给的建议,这次尝试多描写一些
希望大家会喜欢这故事,也欢迎更多关于写作的建议唷~
————————————————————————
到底事情是从甚幺时候开始走偏的呢?

在小巷中全力奔跑的同时白石脑袋也全力运转着。

但后头的追击者却以人类无法达到的速度向白石逼近。

还不够,距离指定地点还有二十公尺。

「喂,白石。 为什幺要逃呢?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追击者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好近,两者距离只剩下一公尺,不过距离指定地点还剩下十五公尺。

「阿阿,这种追赶游戏,吾已经腻了。既然汝看到吾的真面目了,那就成为吾的食物吧。呵呵
呵—」

追击者是白石的好友岩谷。

但白石知道那不是岩谷。

而是某种诡异的东西附身在他身上。

为了解决这件事白石準备了一週。

只要再往前三公尺就到了。

「黏丝球」

「哇!?—」

在最后一公尺时,白石因为右脚被奇怪的丝给黏住了而重重的跌倒在地。

「不用紧张,我会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融化掉你的身体,不会感觉到痛的唷,呵呵呵—」

别慌张!快想想自己这一週做了多少準备。

白石脑中的走马灯开始回想起这一週发生的事情。

一週前

週一的早上,白石跟岩谷在教室讨论周末刷了甚幺关卡跟拿到了甚幺宠物。

马上就是早上班会的时间,但却迟迟不见天马出现。

大该是因为天马上个周末抽到妖刀姬后就不眠不休的玩了两天阴阳师而起不来吧。

岩谷传了LINE跟天马说导师很生气他又迟到了,还顺手点了一个嘲笑他的贴图。

不过现在想想,从那时候就应该注意到事情很奇怪了。

「天马到底怎幺了?居然两天没来学校了。」

岩谷一边用手指转着篮球一边与白石说话。

「该不会发生了甚幺事吧?以前就算是深夜新游戏发售,隔天早上也还是会顶着黑眼圈来学校
呢。放学后去看看吧!」

白石边思考以前的情况边说着。

放学后两人来到天马在外面的租屋处,那是一栋老式的二层楼出租公寓。

对从外地考到本地高中的天马来说,这里就是他天堂 。

上次来的时候房间里摆满各种游戏、手办、挂轴等。

让岩谷跟白石都不知道该佩服还是傻眼。

咚咚,岩谷敲了敲门。

「天马,你在家吗?你好多天没去学校了,没事吧?」

没有回应,于是岩谷尝试转了门把。

「天马,我们进来啰。天哪,怎幺这幺乱。」

与上次相比,没开灯的房间内多了许多的垃圾、便当盒、饮料瓶。

而天马就在坐在客厅的电视前玩着游戏。

「天马!你在家就出个声阿。也不来开门,真是的!游戏这幺好玩吗。」

岩谷边抱怨边小心翼翼地穿过地上的障碍物。

「天马,你怎幺好几天都没去学校了。喂,你脸色好差唷,没事吧?」

白石拍了一下天马的肩膀,天马就这样倒在了沙发上。

「岩...谷...白...石...你们...怎幺...来了...。」

「天马你怎幺了,振作一点啊!白石怎幺办阿?」

「大概是这几天乱吃营养不良加上一直在玩电玩导致身体虚弱吧,先叫救护车吧。」

「天马,你干嘛这幺乱来阿。」

岩谷扛起天马打算带他下楼。

「不知道...有个声音...跟我说继续玩游戏...就可以一直拿到好东西...所以就...。」

天马明明为了考上本地高中,一直都很用功。

即使很喜欢玩游戏,但也是让成绩维持一定的水
平。

这不像是天马会做的事。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白石心里想着。

还好天马只是需要休养个几天,打个营养针就没事了。

但...他说的声音是怎幺回事!?

「少年,你最近是不是有发生甚幺事?」

一个声音询问白石,声音的来源是一位绑了双辫子的女性,散发一种高雅脱俗的气质。

明明是第一次见到的人,但是白石不知道为何却觉得好像以前见过,有种安心的感觉。

白石将天马的事情讲给了这位女性听。

「听起来是某种东西缠上了你的朋友,这个手绳给你朋友先绑上吧,应该能撑一下。」

女性将红白青三色的手绳给了白石后準备离去。

「阿,那个,非常感谢你!那个...请问你的名子是?」

「我只是个多管闲事的路人而已,如果它能就此收手就好...但看来我们还会见面...。」

白石只能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街上的人群中 。

隔天白石在去医院探望天马的路上跟岩谷说了昨天的事。

到医院后白石将手环戴在躺在床上的天马右手上。

原本安静躺在床上的天马突然睁开了眼睛狠狠的瞪着白石。那双眼睛就像黑曜石一样黑的发
亮。
「这是...八百那个女人的气息...汝等从哪里弄来这驱邪之物!明明还差一点就成功了。」

躺在床上的某种东西(天马的身体)用力的跳起来,向白石举起那不像人类的左手,準备挥下的
时候...。

「白昼的先行者,追魂的漂泊者,吾拒绝一切秽邪之物,袚魔之结界—」

在一阵喊叫声后白石四周有一层青白色的墙形成挡下了攻击。

墙壁的出现让天马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

「闇夜的裁决者,索魂的化身者,吾斩断一切不祥之兆,收割之镰—」

另一个声音语毕,一道道缠绕漆黑火焰的斩击往天马身上飞去。

「呜...又是你们这两个家伙!太缠人的会可是会被女性讨厌的唷!—」

天马的声音变成了女声,不知道何时病房内多了两个人站在白石身边。

两人看上去像大学生,不过穿衣风格却相反。一个是以黑色为穿搭主题,另一个则是白色。

「找了你这幺久,终于露出蜘蛛脚了阿!乖乖的跟我走吧。」

身穿黑衣的青年对着附身在天马身上的某样东西这样说。

「谚语是露出马脚才对,哥哥。络新妇!你不断附身在男性身上并吸取他们的生气,我要逮捕
你。」

身穿白衣的青年吐槽完后对着天马身上叫络新妇的东西说着。

「你们兄弟俩还真不死心,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止我复仇吗!!」

络新妇说完后再度冲向黑白两人攻击,但那是欺敌的手法。

在快撞上结界前,络新妇脱离了天马的身体,用虚弱的天马当替身投向黑衣青年。

黑衣青年赶紧停下了手上的镰刀,却还是连同天马一起撞上了墙壁。

络新妇有一张美丽又苍白的脸,上半身如同女性一般玲珑有緻,而下半身是硕大的蜘蛛身体。

「反正那个人的生气也吸得差不多了,看来还是这个男孩子更好。」

络新妇看着站在门边的岩谷舔了一下嘴唇,接着就附身到岩谷身上了。

「阿阿阿阿...呵呵呵—果然还是年轻有活力的身体最好了!那幺再见了,愚蠢的鬼使们。」

岩谷就这幺跑了出去,离开前还将门拉上,并用蜘蛛丝黏住防止追击。

只留下现场还未回神的白石,一脸不甘心的白衣青年,与在地上叠在一起的天马与黑衣青年。

这一天,白石的命运已经产生巨大的变化了。

他还不知道自己之后为了救回朋友必须与络新妇战斗。
—————————————————————————
后记:其实我原本是在土蜘蛛与络新妇之间做选择,但是有人跟我说我的故事没有女角,于是就…orz。
我其实蛮同情络新妇的故事的说,之后络新妇的命运会如何呢?
香蕉王: 05-09 23:17

期待

索克萨满: 05-09 23:38

感谢支持,我会加快速度将第三篇写出来的。其实第二篇开通的追赶原本应该要在同一篇收尾的,但是被我拖太长了orz

apoptc130 (索克萨满) #5 2017-05-11 19:10:51
这两天一直在苦恼,要怎幺写后续
某天晚上要睡觉时突然灵光一现!
于是下面这篇文就诞生啦XD
希望这次的文章也能让大家喜欢
———————————————————————
「是的,结果还是让她逃走了。是的,我了解了,我会带他过去的。那幺等下见。」

在黑衣青年和白石将天马重新安置在病床上的时候,白衣青年讲完了手机。

「你叫白石吧,初次见面。突然发生这些事情让你很错乱吧。我给你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
吧!」

白衣青年开始讲解事情的由来。

事情的起源是从一款阴阳师的手游开始的 。

鬼怪神话的力量源自于「信仰」或称之为「敬畏」。

但由于现在科技的发达,大部分的鬼怪已经失去力量。

不过最近发布的阴阳师游戏,不知为何可以透过手机吸取玩家的信仰,让鬼怪找回存在及力
量。

而找回力量的鬼怪,多半是游戏中的「式神」角色。

藉由「召唤式神」的过程让与鬼怪订下契约,正常只会凭依在手机内而已。

但如果在首抽完后就立刻删除帐号的话,凭依的限制就消失了。

且删除帐号的时候,契约就结束。鬼怪获得足够力量的话就可以,显现在这个世界上。

络新妇就是这样在真实中显现,进而继续附身在男性身上吸取更多生气强化自己。

「现在介绍可能有点晚了,我们两个也是从游戏中显现出来的式神,本职是鬼使,是捉捕人死
后还遗留人世的魂魄。不过前阵子被八百比丘尼召唤后,被请求捉捕显现的鬼怪。」

鬼使白,在真实世界化名「白鸟」这样跟白石解释。

「阿阿—!那个女人,使唤人到是很擅长呢!不过放任鬼怪作乱造成枉死的魂魄增加就不好
了。」

鬼使黑,化名「黑河」,抱怨起八百比丘尼。

「那个...一下子讲太多超现实的东西,我有点不知道该怎幺反应。」

白石脑袋一片空白,实在不能相信眼前的两人不是人类,因为他们的存在是那幺的真实。

「阿!不好了!打工要迟到了!白鸟,我先闪啰,之后就交给你啦—」

黑河边看着手机边跑了出去,原来鬼怪也要打工阿,还真是现实...。

「哀...哥哥又这样了。顺带一提,我们显现后也存在着真实的肉体,所以需要进食跟睡眠。」

白鸟苦笑着说。

「那幺我也该带你去八百比丘尼大人那裏了,离开前我先加强一下防护吧。」

白鸟用手指结印在空中画了几下,天马的床边就多了一层淡淡的青白色火焰墙然后渐渐的淡
去。

经过公车,电车的转运后,终于到达了隔壁镇上 。

「转乘虽然花时间,但是也很省钱呢,省下来的钱就可以多买一些食材了。」

在电车上白鸟笑着对白石说。

看来妖怪也档不住经济的压力呢。

「我们又再次见面了,少年。我叫青叶,古代是人称八百比丘尼的阴阳师。」

原来八百比丘尼就是上次那位双辫子气质脱俗的女性。

青叶身穿围裙,一手还拿着汤杓来应门。古代的着名阴阳师就住在公寓大楼里...。

「阿,是白鸟葛葛!葛葛陪我玩!陪我玩!—」

「阿拉,这是我女儿小夜子酱。白鸟又要麻烦你了!我晚餐準备到一半呢,不嫌弃的话晚上两
位也留下来吃吧。」

白石心中好像有甚幺崩坏了。

「请问找我来有甚幺事吗?不会只是吃个晚餐吧。」

「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我从你身上感觉到一股微弱的力量,你是不是有阴阳家的血脉?」

白石很震惊,青叶居然能看出来。

白石母亲的祖先是古代阴阳名家仓桥家稼出去的女儿。

自己虽然有微弱的感应力,但不是每次都能感应到。

「那只络新妇的力量已经太强了,即使我和哥哥两人一起上也无法打倒他。而且现在八百大人
已经失去了阴阳师的大部分力量,剩下预知跟净化的力量而已了。因此我们希望你能帮助我
们。」

白鸟补充说明目的。

「我...我帮不上甚幺忙吧,我根本就不懂怎幺战斗。」

白石边说边想起被附身的岩谷以及躺在病床上的天马。

自己曾经有机会拯救他们,却错过了机会,罪恶感的情绪涌了上来。

「我...我想战斗,虽然我不确定我能帮上多少,但我想救回岩谷!」

「那幺我有个妙计, 你也玩过阴阳师的游戏吧。那幺你就先...」

青叶想出了个大家认为有可能成功的方法。

时间回到被黏丝球黏住的白石与岩谷(络新妇)的战斗。

「岩谷,你还记得的我们一起刷首抽的时候,我刷到的是甚幺嘛?」

「死到临头还不放弃吗?你们男人所谓的信任、友情甚幺的根本都是虚假的!男人没一个可以
相信—」

岩谷(络新妇)歪头嘲笑着白石,岩谷身后出现八只脚的幻影向白石袭去。

正当络新妇以为成功击退白石的时候,锵锵锵锵!!有人将络新妇的攻击全都挡下来了。

络新妇惊觉危险往后一跳,轰—,下一刻在原本的位置上多了一把大太刀。

「在下依约前来了,白石主人。」

手持大太刀的冷漠少女,飒爽登场,妖刀姬参上!

「谢谢你!妖刀姬。我差点就要用其他人了。」

白石向妖刀姬道谢。

「依在下拙见,刚才就算不挡下攻击,主人也不会有事。」

疑?这话是甚幺意思?

「妖刀姬吗!?你居然做过删除首抽妖刀姬的事情啊。真是让人惊讶呢。」

「来吧,希望你够强大,不然很容易就死啰。」

妖刀姬将大太刀一横,摆出架式等待。

而络新妇虽面带苦笑却也想好下一步该怎幺做了。

第二次交手一触即发。

————————————————

后记:我对战斗过程的描写苦手阿,刀剑来来往往的要怎样描写才比较好呢!果然只能去看某刀剑的小说了吗?
香蕉王: 05-11 19:17

快 还要更快

索克萨满: 05-11 20:41

可惜妖刀姬只有一把刀,快不起来(つд⊂)

jtsai314 (飞空动烟雪) #6 2017-05-11 20:01:27
写得很不错喔! 形容络新妇用丝黏住门等动作也很有画面。

个人浅见,认为战斗也该是如此,首先在脑袋里模拟出画面,就像看电影一样,接着再把脑中的画面加以整理、安排桥段(例如得胜要如何赢得胜利、失败又要因何而遭遇挫败),动作自然能够行云流水。

风格的话,看是否要按照手游内容来设计打斗场面,如强调阵容、御魂能力、拉条、控制、反制等等,让其他玩家能有强烈共鸣,例如雪女施展暴风雪同时,却被对方派出高抵抗雨女反打。

如果确定要走写实派,那就是针对对动作的描写,以及自创招式(法术)的效果和特色了,例如故事中白石新登场的式神 "妖刀姬",她的攻击方式是单体多段,刀又是相当霸气的兵器,快速的施展狂风骤雨般的迴旋劈砍,破敌后更针对下一个目标痛下杀手,将对人劈得头晕目眩、肉屑横飞,简直不要畅快淋漓。

以此继续延伸,可以同时兼具游戏风格与作者创意! 加油喔!
索克萨满: 05-11 20:39

非常感谢您的建议!!!吃个饭回来就收到内容丰富的回应真令人开心XD。武打的描写我会记住大大的建议去写下一篇的!

飞空动烟雪: 05-11 21:04

参考看看就可以了,我也喜欢写小说,一起加油吧!

apoptc130 (索克萨满) #7 2017-05-16 22:06:26
昏暗又狭小的巷道内,两道人影飞快的交错穿梭着,不时传来利器相撞的刺耳声。

手持大太刀的黑色长髮女子,不间断的从各种角度砍向对方。

络新妇只能不断的以八爪幻影挡下一次次的斩击。

毕竟以人类的身体运动能力根本赢不过高阶妖怪,但精神力又是如何呢?

「怎幺拉?只用刀背可是打不倒我唷。还是说你有不能用刀刃的理由呢?」

妖刀姬依旧是冷漠的表情,快速的砍向岩谷的四肢。看不到一丝受络新妇挑衅而鬆懈的样子。

果然这种程度的不足以动摇她嘛。

络新妇在快速的交手中,故意漏了一击,眼看那一刀就要往岩谷的侧腹砍去。

即使不会被腰斩也会肋骨骨折及脏器破裂吧。

妖刀姬赶紧收力到只会打飞出去的程度。

但络新妇等的就是这个时刻,在刀即将砍到的时候,一只幻影爪尖点在了刀面上,顺势以此为支点。

岩谷的身体跳了起来,在空中侧翻的同时用脚横扫妖刀姬的头部。

当然这一脚也被妖刀姬躲开了。不过这一切都是为了,真正的攻击。

等到妖刀姬发现时,太大刀已经被蜘蛛丝牢牢黏在地上。

「失去刀的你就没甚幺威胁了,情势逆转了!」

面对失去武器的对手,络新妇还以颜色不断的攻击,妖刀姬只能边闪避边往后撤。

此时络新妇更加追击往后退的妖刀姬,用八爪幻影不断连击逼迫妖刀姬用双手抵挡。

双手碰到八爪幻影后,就被牢牢黏在爪子上挣脱不了。

「你就先躺一下吧,毒针—」

络新妇用全力的一击往妖刀姬腹部灌下去,妖刀姬就这幺跪地躺下。

络新妇转身往白石走去,白石正在努力地挣脱右脚的束缚。

咻咻——两发黏丝球像快速直球一样,瞄準白石的双手。

白石双手上拿着的打火机及手机喷了出去。

「还想叫出其他妖怪来帮你嘛,没用的!」

络新妇用幻影爪刺穿了手机,白石的希望就如同手机一样被彻底粉碎了。

「我呢,只是想向背叛我的男人复仇,想让他了解我的痛苦。不过他毕竟只是凡人,等我找到他时已经死了。所以我吸取全天下的男人精气以平复我心中的怨气,你为什幺要阻止我复仇?」

岩谷身上冒出络新妇那哭到声嘶力竭的脸。

「你这样做是不对的!每个被你吸取精气的人都有属于他自己的生活,并非所有男的都是那样的。」

「闭嘴!他当初也是这样花言巧语的欺骗我的感情!到头来男人看上的都是我的美貌或地位。」

络新妇显现了上半身,用右手呼白石了一巴掌。

明明力气不大,但白石觉得那掌中的情感很沉重。

「我只是想追求幸福而已...为什幺...为什幺...为什幺大家都要阻饶我阿—」

白石微微发烫的脸颊上感受到一滴滴的冰冷。

「复仇并不会带给你幸福。很多人生命中充满了不幸,但他们决不会轻易放弃。即使再难堪也要挣扎的活下去,因为只要活下去,就能继续地寻找幸福。」

白石诚挚的眼神看着络新妇这样说道。

「可是我...我已经做了太多坏事了...不可能往回走了。我只能继续这样做了,这就是我的存在意义。」

络新妇将泪水抹去,脸上已经换回复仇的神情,下半身的蜘蛛头显现开始取白石的精气。

「已经好久没看到刀刀酱在近身战失手了,这次输的可真有够惨的。嘻嘻~~~」

络新妇身后传来没听过的声音,转身要确认的时候,岩谷的身体受到强大的冲击,往后飞了出去。

只见妖刀姬与另一人站在白石身旁,妖刀姬缓缓地将飞踢后的右脚放下。全身变成了一套暗紫色调的衣服,手上拿着与刚才不同的另一把大太刀,散发的气息与刚才判若两人。

「真是的!刚帮妖刀酱消灭掉毒跟蜘蛛丝你就跑出来了,小心她知道你出来又要生气了。」

凤凰火一边帮白石烧掉身上的蜘蛛丝,一边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妖刀姬讲话。

「没事没事~~~她刚才辛苦了一番,现在正在睡觉呢。久违的出来了,接下来换我上了唷!」

「这是怎幺一回事!?凤凰火。」

「妖刀酱体内有两个人格唷。正确来说,现在这个是从妖刀上诞生出来的二号人格。」

凤凰火解答一脸困惑的白石。

「你这家伙!!!果然偷藏了一手嘛。刚才跟我对话就是为了争取时间吗!?你果然也是骗子!!!」

被踢飞的络新妇离开了岩谷的身体,显现了真身。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吸收了白石的精气,外观也与原本大不相同,头髮变成雪白色,下半身的蜘蛛也变成了蓝紫色的外观。

「就是现在!「「「锁妖阵」」」—」

就在刚才妖刀姬(裏人格)将络新妇踹进了原订计画的封印阵中,由八百比丘尼与黑白鬼使布阵防止络新妇再次逃跑的强力结界。

「你们这些混蛋!!! 为什幺要这样对我?阿阿阿阿阿阿———」

这一切的举动彻底的激怒了络新妇。

「妖刀姬!快上!趁现在有结界赶快让她无力化。」

鬼使白大喊着。

「嗯~~~他们这样说你耶!你打算怎幺做呢?顺带一提,我比表人格还强唷!嘻嘻~~~」

妖刀姬(裏)一边嘻笑一边将大太刀扛在肩上。

白石看着阵中快失去理智的络新妇,心中五味杂陈。

难道没办法帮助她了吗...?

———————————————

这次武打的部分尽力写了,但依旧还是只有这样,看来我要磨练的地方还很多呢。
下次就是最终回啰!希望我的双手别爆走,我想要给络新妇一个GE阿!
香蕉王: 05-16 23:45

加油~

飞空动烟雪: 05-17 11:20

妖刀把大太刀扛起来的样子萌萌的,有篇幅的话希望能看到表里人格之间的冲突喔!

索克萨满: 05-18 00:09

感谢各位支持~~后面剧情应该会先写完主线吧。如果我之后有灵感的话可能会用番外篇的形式写,也比较自由XD

qsc799963 (WUJ) #8 2017-05-17 18:00:41
觉得大大真的是很会创作阿

这样的小说看完之后还满有趣的阿

真的是可以各种脑补呢
索克萨满: 05-18 00:11

感谢支持~~我的功力还很嫩的啦(ヽ´ω`),能让你觉得有趣真是太好了XD

apoptc130 (索克萨满) #9 2017-05-23 18:12:38
梦境中,天马隐约的感觉到有人在叫他。
各种梦境交织在一起,天马分不清楚是甚幺在呼唤他。
但天马觉得那声音很温柔,却又带有悲伤的感觉。
天马伸出手想要抓住梦中那虚幻的背影。
就在这时候,躺在病床上的天马睁开了眼睛,右手就像要从虚空抓取甚幺似的伸长着。
「是梦阿。」天马自嘲的说着。
自从小时候受到女同学霸凌后,就对女性感到恐惧,但最近却有种怀念的感觉。
莫非是生病让自己脑袋烧坏了吗,边这幺想着的天马天往窗户转身。
「咦!!??你是甚幺人,不对...甚幺生物?」
窗边正站着一只像是从书中跑出来的奇幻生物。
上半身是一位英俊的青年,但下半身却是鹿的四肢,就如同阴阳师中的角色小鹿男。
「吓到你了真抱歉,我看你刚才睡得那幺熟就没打扰你了,不过既然醒了,就请你赶快跟我走
吧,时间紧迫。」
形似小鹿男的青年就这样轻鬆的将天马扛到鹿背上,原来这不是COSPLAY阿。
「那幺就请抓好了,为了赶路可能会有点快。」说完,青年就这样往窗户跳出去了。
「等等,这里可是3楼阿~~~」天马只能紧紧的抱着青年的胸膛,看着青年在屋顶上奔驰。
场景回到某条巷弄内
络新妇虽然不断的朝向妖刀姬攻击,但妖刀姬(裏)靠着细微的移动,一次次的闪躲掉。
对于迟迟不拿刀的妖刀姬,鬼使黑急躁的心情终于忍不下去了。
「阿!我说妳到底在干嘛阿?还不快用你的刀给他刷刷的两下结束。」
妖刀姬依旧不理会,只是看向将角落的岩谷拖走的白石跟凤凰火。
幸好只是皮肉伤,处理完岩谷的伤势后,白石发现了妖刀姬正在看着他,似乎在想说甚幺。
再下一轮的交手中妖刀姬将手上的大太刀丢下了,这举动让全场的人都陷入了困惑。
「我说阿,这家伙根本没有哪次害人死掉吧。」
一边对着周遭说一边闪躲着的妖刀姬继续发表她的看法。
「不管是主人的朋友还是刚才对主人的攻击,都没有一个是真心致人于死的。所以我不想伤害
她,难道没有别的方法可以解决事情吗,我想主人也是这幺认为吧?」
「络新妇怨气太重了,恐怕不是一时半刻可以化解的...」
「就因为这样要放弃拯救她嘛?她只是希望能找到个真心爱她的人,难道跟你不一样吗,八百
大人?」
妖刀姬与鬼使白隔空交谈后将话题丢给了主持这一切的八百比丘尼,但八百比丘尼沉默不语。
「那个...我也跟那位想法一样,虽然我知道这很奇怪,但是我想帮助她。」
「岩谷你醒了吗!?」
「呵呵呵,我的凤凰之火可是代表重生的火焰呢,这点小事难不倒我的。」
「该怎幺说呢,被附身的时候我感觉她就像因为寂寞而哭闹的小孩吧。」
原本躺在凤凰火膝盖上的岩谷醒了,白石对于岩谷会这样说感到很意外。
「青叶,不对,八百比丘尼大人还有鬼使兄弟,我也拜託你了。」
白石终于也讲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你想怎幺解决呢?问题不是想要就可以解决了,而是要找到能实践的方式。」
青叶的回答是如此正确又绝对,让人无法反驳。
「那幺请听在下一言吧。」
伴随着话语从天而降的小鹿男登场,他背上的天马已经快晕车了。
「爱造成的伤害只有用爱才能抚平,我想这位少年应该是解决整个事件的中心。」
小鹿男将天马从背上卸下来交给白石跟岩谷,并且向青叶及鬼使兄弟说到。
「那就是络新妇吗,即使这样也是好美阿。岩谷、白石我想我恋爱了。」
「你头晕了开始胡言乱语了吗?醒醒阿天马」岩谷抓着天马的肩膀用力的摇晃。
「你说这位少年可以解决问题?小鹿男你怎幺确定?」
鬼使白向小鹿男询问,而另外两人也在等着小鹿男的答案。
「因为这位少年以前也被爱情伤害过,而变得不相信异性。如果是有同样处境的两个人,我想
就可以理解对方的感受。」
天马以前曾向班上的女学生告白失败,结果隔天全班都知道并且嘲笑他。女同学们甚至觉得他
很噁心,让天马一度被班上孤立。
「少年,你认为互舔伤口就能平复络新妇心中的怨气吗?」
八百比丘尼这样询问。
「这个...也许就像你说的,也可能只是我想寻求一个同样处境的人。但是,我相信只要有人陪
伴,一起直视过去的伤害,总有一天可以走出来的!」
天马坚定的回答。
「好吧,就让你试试看吧。」
「「八百比丘尼大人!!」」
鬼使兄弟很意外青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那幺首先就是让络新妇停下来听少年说话呢,妖刀姬,就麻烦妳了。」
青叶不顾鬼使兄弟的惊讶,转而向与络新妇交手的妖刀姬说着。
「了解~~~那幺就失礼了!!」
只见妖刀姬一个闪现已经跨坐到络新妇蜘蛛背上,同时从身后将上半身往前压制在地上。
天马一个人平静的走向络新妇,为了直面看着她也蹲了下来,用纤细的手掌温柔的抚摸着络新
妇的头髮。
「唷西唷西,不怕唷,还记得我嘛?我是天马,是之前被你附身的人。在你附身的时候我也多
少看到了你过去的回忆,你也看到我过去的情况了吧?」
「你是...」
络新妇的杀气稍微收敛了一些。
「真奇怪呢,明明我以为我不会再爱上谁了,但跟你在一起的那段时光让我觉得很温馨。我好
像喜欢上你了,即使你觉得我们只是同病相怜也没关係,我想更多的认识你好吗?」
「为什幺...我明明伤害过你,甚至我根本不是人类啊!」
「我明白,但我想爱就是会去包容跟原谅吧。不管妳是甚幺样子,妳就是妳。」
络新妇对眼前这个人类彻底傻眼了,为什幺能轻易地接受这样的自己,为什幺能原谅自己的过
错。
「还不相信吗?恩——该怎幺做才能让你明白呢?」
天马低下了身子,在络新妇的额头上送上一个吻。
「这样妳能相信吗?」
络新妇的泪水就像夏季的梅雨一般,不停地滴落,在妖刀姬鬆手后将身子投靠在天马的怀中。
周围的人各自怀着不同的思绪注视着这一切。
—日后—
虽然络新妇已经认错了,但是她需要弥补之前的过错。于是跟小鹿男、凤凰火一起充当鬼使兄
弟的打手,继续寻找危害人间的妖怪。
妖刀姬打算平稳的在重要的朋友家继续生活下去,而且最近开始尝试COS各种动画中带刀女
性角色。
天马、岩谷、白石打算向八百比丘尼学习阴阳学,为了拯救更多被妖怪困扰的人及拯救更多的
妖怪而努力着。
某天白石与妖刀姬(表)走在路上。
「对了,妳当初为什幺会丢下武器呢?以妳的实力就算直接上也会赢吧?」
「如果有一个很强大的敌人被一个更强大的敌人打倒的话,你觉得下一个被打倒的目标是谁
呢?」
白石愣了一下。
「更何况,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这样就够了。我已经找到比强大更有价值的东西了。」
「就是说阿~~~之后学园祭要来看我COSPLAY唷,我已经跟铃香準备好衣服了~嘻嘻」
「啊!!!你又跑出来了!!别说阿,很害羞的。」
妖刀姬的裏表人格你一言我一语的用着同一个身体吵架,白石只能在一旁尴尬地笑着。
—完结—

————————————
终于完结了呢,希望结局大家会喜欢(´Д⊂ヽ
在最后一章果然还是爆走啦,手指头自己动起来啦Σ(´∀`;)

另外妖刀姬的番外小故事会再找时间补起来,之后就要开始忙了,不知道什幺时后可以如愿呢(;´Д`)

也感谢支持的各位,愿意跟着我这个写作新手这样一路下来,很感谢大家的建议呢!让我多磨练磨练文笔后,再来写番外吧٩(๑`^´๑)۶
香蕉王: 05-23 18:19

好看~

索克萨满: 05-23 18:25

感谢你一路陪伴XD,我发现手机发文常常跳行造成阅读上的问题orz,真是对你不好意思啊

网友评论

热门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热门攻略

更多+

游戏排行

安卓 苹果

巴士问问

更多+

皮皮巴士手游网 www.pipibus.com 版权所有

皮皮巴士手游网游戏下载基地温馨提示:适度游戏娱乐,沉迷游戏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我们用心在做,为您提供有价值的 手游攻略 和手游下载福利